下农产品与商品房,打击炒房为何不学打击炒蒜

两则新闻,读后叫人不禁浮想联翩。一是,针对今年以来我国粳米、玉米等粮食品种,大蒜、蔬菜、绿豆等农副产品价格大幅上涨现象,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25日表示,近期将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开展严厉打击炒作农产品行为的专项行动,不给投机和炒作行为留下可乘之机。二是,首开常青藤的开发公司—北京首开天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被两名律师举报,理由是该楼盘从2009年11月到2010年4月,首开常青藤项目均价从14690元/平方米暴涨到36000元/平方米,涉嫌违法牟取暴利。 一个是农产品,一个是商品房,二者虽不同类,但作为商品在近阶段市场上的表现却有许多共性。自去年年底以来,农产品价格节节攀升,尤其是大蒜、辣椒等蔬菜已露炒作端倪,价格成倍上涨。相较牵动公众神经的农产品,商品房价格飙涨已算不得什么新闻。最近有消息更称,一些地方有关房市的怀柔政策,很可能给房地产商带来新的希望。 无论是农产品还是商品房,政府均给予了高度关注,只是在具体干预层面有着天壤之别。农产品价格异动并非现今这样的孤例,前几年,市场猪肉包括一些地方小吃价格上涨,就见一些地方政府依据《价格法》,严厉打击串通、操纵、哄抬物价行为。若抛开效果仅就《物价法》宗旨来看,这样的行政之举并无什么不妥。 相比对农产品价格异动的“零容忍”,尽管近年来从上至下对商品房价格控抑举措不断,但总体上看仍旧着眼于市场调节,比如限制供地、限制开发时限、提高首付比例、提高房贷利率、限制购买对象等,倒从未曾听闻有地方依据《价格法》,对哄抬房价的房地产商予以定向严厉打击。仅从法律层面看,如果房价飙升不受约束,不能遭致碰壁的嗜利之心又岂能自觉地转意。 不能说农产品市场稳定对各级不重要,只是在农产品与商品房此二者中,商品房与地方政府利益关联更为紧密,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过度依赖已有“恶性循环”之势。即便抛开房地产行业那些难以公开的利益纠葛,房地产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地位岿然不动,其对经济、财政的贡献率亦居高不下。如2009年,杭州和上海两个城市的土地出让金已超千亿元,约有40%到60%的地方财政收入来自房地产业。经济发达的大城市尚且如此,那些工业基础差、经济底子薄的中小城市可想而知。 《价格法》遭遇农产品与商品房的“两重天”,可以理解成各级对农产品这样事关民生的问题的高度重视,不过也难以摆脱地方政府趋利避害的选择性执法嫌疑。如此便衍生出这么个问题,即作为执法主体的各级政府,如何在事关切身利益问题上保证法律能够不折不扣地落到实处,对农产品和商品房的治理能否做到一视同仁。

今年以来,以“疯狂的大蒜”为代表的农副产品价格飙升,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透露,近期发改委将会同相关部门开展严厉打击炒作农产品行为的专项行动,一旦确认游资炒作将没收全部获利,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罚款。 暂且不论这个政策在如何监测游资、如何判定炒作上的难度。没收全部获利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罚款,一声棒喝“猛于虎也”。与此相比,此前出台的新“国11条”、“京版11条”等楼市调控措施都显得过于“温柔”,并且有误伤解决刚性居住需求的围观群众的可能。为什么不能像打击炒蒜那样打击炒房呢? 对炒作农产品的投机者,处以5倍以下罚款,其依据是《价格法》。《价格法》第二条指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发生的价格行为,适用本法。本法所称价格包括商品价格和服务价格。可见,炒房像炒蒜一样适用《价格法》。这意味着,以“囤积居奇、哄抬物价”为由来打击炒房者,同样有法可依。 当然,无论是新“国11条”还是“京版11条”,其政策的出发点,同样在于“打击炒房”。比如提高二套房、三套及以上住房首付比例,北京同一家庭新购商品住房限定一套等等。选择这个切入点来调控房价是否能见效,不在本文讨论之列。但是单就“打击炒房”一点来看,上述政策只在封堵炒房路径,并无惩罚手段,在事关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炒房大事上,下手还不如打击炒蒜重。 房价上涨远猛于蒜价上涨,房价上涨引发的后果也远大于蒜价上涨。那么,为什么有关方面没有像打击炒蒜那样打击炒房? 首先,打击“炒蒜”不涉及地方政府利益。高房价中,地方政府也能分一杯羹,打击“炒房”,他们很难下定决心。据《国土资源报》报道,某省一项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该省税收增长主要靠房地产拉动,营业税增收额的四成以上、企业所得税增收额的七成以上均来自房地产业,实际上是患上了“房地产依赖症”,一旦房地产业不景气了,税收肯定受到很大影响,这是地方政府不愿意看到的。除了房地产税收收入以外,巨额土地出让金也是地方政府收入的主体。 其次,打击“炒蒜”影响不到地方gdp,也就影响不到地方官员的政绩。房地产属于支柱产业,楼市的繁荣,哪怕是虚假的泡沫,对gdp的贡献率也非常高。这比起踏踏实实发展工业和第三产业都要来得容易。地方官员对高房价痛下杀手无异于自断仕途。而“炒蒜”不一样,除了极个别的“大蒜之乡”,大蒜经济对地方gdp的贡献有限,也就和地方官员的仕途关联不大。 炒蒜与炒房,一种炒作,两样命运,前者灭顶之灾或在所难免,后者呢?

本文由365bet体育备用网址器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下农产品与商品房,打击炒房为何不学打击炒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