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款被挪用,扶贫款仍有被挪用

在监管责任方面,有的干部监管不力,导致资金游离。

辽宁省营口大石桥市旗口镇新开河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杨薇在负责危房改造贫困户申报工作中,通过召开村两委班子扩大会议的形式,违规研究决定将不符合条件的12户村民作为危房改造贫困户上报,并找来村民代表在村委会研究此事项的会议记录上签字,随后将申报材料上报大石桥市旗口镇村镇建设办公室审核。时任大石桥市旗口镇村镇建设办公室主任舒大利不正确履行职责,在没有到新开河村实地调查情况下,仅审核新开河村上报的书面材料,便同意上报到上级部门,致使上述12户村民违规领取危房改造补助款合计6.5万元。

上半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的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违纪情形主要分类

河北省沽源县扶贫办在与河北省扶贫办、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开展小额信贷扶贫项目过程中,未履行对信贷实施机构的监督职责,致使510万元扶贫资金游离政府监管。

如今,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依然不少,必须保持韧劲,压茬推进。既要还利于民,让贫困群众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也要持续震慑,让违纪分子知止收手。

7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了今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检查、审查调查情况。在此前后,各地纪检监察机关陆续公布了半年“成绩单”。仅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开通报的情况看,今年上半年至少曝光了来自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515起群众身边的腐败和作风问题,涉及人员中既有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也有农村党员干部等。

失职失责问题中,监管责任和主体责任问题突出,分别占49.08%、47.56%。

“腐败现象不解决,扶贫就像无底洞,投入再多的钱也是打水漂。”曾有群众痛心地说。从近期通报看,腐败问题主要集中在政策落实、资金使用、公共服务等环节。

在公布的查处问题中,惠农领域违纪问题最为突出,共通报179起,约占35%;集体“三资”违纪问题129起,约占25%,还涉及土地征收违纪问题、吃拿卡要、以权谋私等其他违纪问题。

“腐败现象不解决,扶贫就像无底洞,投入再多的钱也是打水漂。”曾有群众痛心地说。从近期通报看,腐败问题主要集中在政策落实、资金使用、公共服务等环节。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已发现:

从上半年数据看,只有不断加大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力度,才能让人民群众不断感受到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近期通报的典型案例中,有的干部心无群众,对脱贫攻坚不上心、不负责;有的工作不严不实不精细,致使扶贫资金跑冒滴漏。

湖南省涟源市安平镇新万村党支部原书记吴志平隐瞒矿工吴某的工伤保险赔偿金41.59万元,告知吴某工伤保险赔偿金除去开支后只剩余15万元,将余下的26.59万元据为己有,直至组织审查期间,才将侵占款全部退还。重庆市黔江区白土乡原党委委员、副乡长曾庆品利用其相关工作的职务便利,贪污3万元,受贿7.9万元,造成公共资金实际损失67万余元。

通报的违纪人员中,村居干部最多,为322人,约占全部人数的60%;乡镇干部120人,占比为23%,其他干部102人。

5.基层行政执法单位执法不公、以权谋私等侵害群众利益问题;

河北省沽源县扶贫办在与河北省扶贫办、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开展小额信贷扶贫项目过程中,未履行对信贷实施机构的监督职责,致使510万元扶贫资金游离政府监管。

围绕打赢脱贫攻坚战,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比如,在四川近期通报的6起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中,自贡市自流井区尖山湖管理所、胜利水库管理所副所长邹群违规侵占群众钱财;泸州市龙马潭区罗汉街道临港社区党委原书记黄平等人违规套取青苗补偿款;广元市朝天区马家坝乡七一村党支部原书记王长森等人违规分配公益林……涉案人员有的费尽心思骗取,有的明目张胆作假,有的屡屡挪用贪占,这些问题严重损害贫困群众的切身利益,直接影响脱贫攻坚工作成效。

湖南省涟源市安平镇新万村党支部原书记吴志平隐瞒矿工吴某的工伤保险赔偿金41.59万元,告知吴某工伤保险赔偿金除去开支后只剩余15万元,将余下的26.59万元据为己有,直至组织审查期间,才将侵占款全部退还。重庆市黔江区白土乡原党委委员、副乡长曾庆品利用其相关工作的职务便利,贪污3万元,受贿7.9万元,造成公共资金实际损失67万余元。

近期通报的典型案例中,有的干部心无群众,对脱贫攻坚不上心、不负责;有的工作不严不实不精细,致使扶贫资金跑冒滴漏。

上半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的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主要类型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已发现:

2.集体资金、资产、资源领域存在的强占掠夺、贪污挪用等违纪问题;

通过梳理,我们不难看出,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正在向纵深发展。

如今,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依然不少,必须保持韧劲,压茬推进。既要还利于民,让贫困群众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也要持续震慑,让违纪分子知止收手。

扶贫领域存在这些腐败和作风问题

图片 1

有的干部消极应付甚至弄虚作假。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中,做表面文章问题较多,占26.7%。此外违规决策、弄虚作假问题分别占8.24%、8.57%。

图片 2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县民宗委副主任阿布力孜·库尔班截留挪用少数民族发展项目资金管理费5.17万元,用于单位日常支出。安徽省涡阳县涡南镇胡碱村计生专干张红梅先后5次私自从贫困户曹某某惠农补贴资金银行存折上取出粮补款共计5700元,用于个人支出。

3.强占掠夺、贪污挪用集体土地补偿费等土地征收领域违纪问题;

违纪情形中,截留类、违规发放类、挪用类、收受财物类总占比约30%,履职不严类约占28%,套取类约占22%,侵占类约占13%。其他问题类型还包括优亲厚友、涉黑涉恶、私设小金库、虚报冒领坟墓拆迁补偿款、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利用职务影响谋利等。

都可以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举报

一些干部热衷于做表面文章,导致扶贫工作脱离实际情况、违背群众意愿,侵蚀了群众的获得感。

上半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的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违纪人员主要类型

如重庆云阳县凤鸣镇太地村村委会主任邹隆安在脱贫攻坚工作中作风不严不实,在填写贫困户杨某某脱贫攻坚明白表时,未深入走访了解,工作敷衍了事,随意填写杨某某两子女享受的教育资助金额,导致杨某某误认为其家庭应当享受的教育补助被克扣,对脱贫攻坚工作造成了不良影响。

4.强占掠夺、贪污挪用粮食直补、农作物良种补贴、农资综合直补、农机购置补贴、畜牧良种补贴、退耕还林补助、农村合作医疗、农村五保供养补贴、农田水利建设资金等惠农领域违纪问题;

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保护伞”。“打蛇要打七寸”,黑恶势力的“七寸”,就是掌握一定权力并为其充当“保护伞”的腐败分子。例如,在福建通报的5起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案件中,福州市长乐区公安局潭头派出所原综合室主任余永锋多次收受辖区内赌场经营者王某、施某等人钱款合计人民币30.1万元,利用负责查处赌场的工作便利,为其通风报信,致使相关赌场逃避查处,长期经营渔利。对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优先处置,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贵州省松桃县孟溪镇白泥凼村原党支部书记田井友在负责白泥凼村2014年4个危房改造指标实施过程中,违规将其中3个指标分给不符合申报条件的胞弟田某等3户,使其各获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1.23万元。

5.基层行政执法单位执法不公、以权谋私等侵害群众利益问题;

今年上半年,各地盯紧扶贫领域,严肃查处精准扶贫作风不实、敷衍塞责等问题。扶贫领域失职失责典型案例中,既有履职不力、不作为慢作为、审核把关不严的,也有底数不清、情况不明、弄虚作假的。例如,在西安通报的5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中,有新城区工商联综合科原科长魏亚荣违规管理扶贫捐助款,临潼区仁宗街道官沟村党支部书记蔡排违规为他人申报危房改造资金等问题。这些行为严重损害群众利益,影响脱贫攻坚进程,必须严肃追责问责。

如成都市青白江区清泉镇农业中心原主任秦继彬在代表清泉镇人民政府履行对红岩村扶贫项目监督管理和现场验收过程中,未按规定履行监督验收职责,致使红岩村原党支部书记黄孝明伙同原村文书邱治俊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虚开发票、虚报管理人员误工费等方式,先后多次套取扶贫资金883450元,造成国家重大经济损失。

失职失责问题中,监管责任和主体责任问题突出,分别占49.08%、47.56%。

严查在土地征收、惠民补贴、低保医保等领域“雁过拔毛”、虚报冒领、贪污侵占、优亲厚友等行为。广东省纪委近期通报一起基层干部骗取私分危房改造补助资金问题,严肃查处了河源市连平县内莞镇塘兴村党支部书记周维俊等7人。案件中的违法违纪问题之多、涉及领域之广,令人震惊。一是虚报冒领:2011年至2014年期间,周维俊等在得知国家出台危房改造补助政策后,收集村民身份证件,暗中编造191户虚假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申请材料,骗取补助资金共286.5万元,分批将原本打入村民账户中的全部补助资金转存入个人账户。二是贪污私分:2015年,周维俊等人通过虚构村委会办公楼维修加固工程承包合同,套取286.5万元中的49.4万元私分。三是违规使用:2012年至2013年期间,周维俊等人挪用286.5万元中的52.9万元,用于支付该村的水利工程款、道路建设工程款和村民沿路房屋墙壁的维修、粉刷等费用。四是“雁过拔毛”:2011年至2013年期间,内莞镇政府分管危房改造工作的副镇长邱永辉与塘兴村干部合谋,以申报时间紧、统一办理申请资料为由,向全村271户危房改造户每户收取50元的“办公费”共1.35万元。五是失职失责:连平县扶贫办、县危房改造验收小组和内莞镇党委、政府、纪委的相关人员履职尽责不力,建房前不认真审核村干部上报的申请材料,建房后不认真验收,不认真监督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发放。这一案例,非常典型地说明了“微腐败”的复杂性。

今年上半年,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4.53万个。其中,腐败问题占42.16%,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占35.51%,失职失责问题占22.33%。

6.超标准超范围向群众筹资筹劳、摊派费用,违规收缴群众款物或处罚群众,克扣群众财物、拖欠群众钱款,在办理涉及群众事务时吃拿卡要、甚至欺压群众等违纪问题;

图片 3

辽宁省营口大石桥市旗口镇新开河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杨薇在负责危房改造贫困户申报工作中,通过召开村两委班子扩大会议的形式,违规研究决定将不符合条件的12户村民作为危房改造贫困户上报,并找来村民代表在村委会研究此事项的会议记录上签字,随后将申报材料上报大石桥市旗口镇村镇建设办公室审核。时任大石桥市旗口镇村镇建设办公室主任舒大利不正确履行职责,在没有到新开河村实地调查情况下,仅审核新开河村上报的书面材料,便同意上报到上级部门,致使上述12户村民违规领取危房改造补助款合计6.5万元。

如重庆云阳县凤鸣镇太地村村委会主任邹隆安在脱贫攻坚工作中作风不严不实,在填写贫困户杨某某脱贫攻坚明白表时,未深入走访了解,工作敷衍了事,随意填写杨某某两子女享受的教育资助金额,导致杨某某误认为其家庭应当享受的教育补助被克扣,对脱贫攻坚工作造成了不良影响。

“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从数据看,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基层延伸,特别是从着力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入手,通过坚强有力的监督执纪问责,强化了对基层权力运行的规范和对干部廉洁履职的监督。

腐败问题中,截留挪用、优亲厚友、贪污侵占问题高发,分别占23.29%、19.34%、17.98%。

都可以向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举报

登录:

腐败问题中,截留挪用、优亲厚友、贪污侵占问题高发,分别占23.29%、19.34%、17.98%。

2.集体资金、资产、资源领域存在的强占掠夺、贪污挪用等违纪问题;

在监管责任方面,有的干部监管不力,导致资金游离。

有的干部优亲厚友搞“扶贫”,暗中调包,“肥水不流外人田”。

贵州省松桃县孟溪镇白泥凼村原党支部书记田井友在负责白泥凼村2014年4个危房改造指标实施过程中,违规将其中3个指标分给不符合申报条件的胞弟田某等3户,使其各获得危房改造补助资金1.23万元。

4.强占掠夺、贪污挪用粮食直补、农作物良种补贴、农资综合直补、农机购置补贴、畜牧良种补贴、退耕还林补助、农村合作医疗、农村五保供养补贴、农田水利建设资金等惠农领域违纪问题;

有的干部贪污侵占集体财物和补助资金。

在主体责任方面,有干部在扶贫项目中失职导致扶贫资金被侵占。

1.虚报冒领、截留私分、挥霍浪费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及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农村危房改造、救灾救济资金和物资等扶贫领域违纪问题;

1.虚报冒领、截留私分、挥霍浪费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及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农村危房改造、救灾救济资金和物资等扶贫领域违纪问题;

深入剖析这些“高发”问题的典型案例不难发现,五花八门的贪腐方式和作风问题背后,损害的都是群众的“救命钱”。

有的干部盯着扶贫资金“做文章”,层层设卡截留挪用,“雁过拔毛”。

如成都市青白江区清泉镇农业中心原主任秦继彬在代表清泉镇人民政府履行对红岩村扶贫项目监督管理和现场验收过程中,未按规定履行监督验收职责,致使红岩村原党支部书记黄孝明伙同原村文书邱治俊利用职务便利,采取虚开发票、虚报管理人员误工费等方式,先后多次套取扶贫资金883450元,造成国家重大经济损失。

6.超标准超范围向群众筹资筹劳、摊派费用,违规收缴群众款物或处罚群众,克扣群众财物、拖欠群众钱款,在办理涉及群众事务时吃拿卡要、甚至欺压群众等违纪问题;

在主体责任方面,有干部在扶贫项目中失职导致扶贫资金被侵占。

有的干部贪污侵占集体财物和补助资金。

7.基层党员干部其他严重贪腐问题。

7.基层党员干部其他严重贪腐问题。

今年上半年,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4.53万个。其中,腐败问题占42.16%,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占35.51%,失职失责问题占22.33%。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中,做表面文章问题较多,占26.7%。此外违规决策、弄虚作假问题分别占8.24%、8.57%。

登录:

一些干部热衷于做表面文章,导致扶贫工作脱离实际情况、违背群众意愿,侵蚀了群众的获得感。

有的干部优亲厚友搞“扶贫”,暗中调包,“肥水不流外人田”。

扶贫领域存在这些腐败和作风问题

有的干部盯着扶贫资金“做文章”,层层设卡截留挪用,“雁过拔毛”。

3.强占掠夺、贪污挪用集体土地补偿费等土地征收领域违纪问题;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县民宗委副主任阿布力孜·库尔班截留挪用少数民族发展项目资金管理费5.17万元,用于单位日常支出。安徽省涡阳县涡南镇胡碱村计生专干张红梅先后5次私自从贫困户曹某某惠农补贴资金银行存折上取出粮补款共计5700元,用于个人支出。

深入剖析这些“高发”问题的典型案例不难发现,五花八门的贪腐方式和作风问题背后,损害的都是群众的“救命钱”。

有的干部消极应付甚至弄虚作假。

本文由365bet体育备用网址器发布于农业节目,转载请注明出处:扶贫款被挪用,扶贫款仍有被挪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