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查考核负担少了落实工作时间多了,推动脱贫

检查考核负担少了落实工作 原标题:检查考核负担少了 落实工作要求整改,屡次整改不到位,敷衍应付,造成不良影响。乡党委书记、乡长、副乡长分别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受到问责处理。 昭通市鲁甸县文屏镇原党委书记在“吃空饷”问题专项清理整治中弄虚作假,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红河州屏边县委书记挂联帮扶工作作风不实、工作不深入,红河州绿春县搞数字脱贫、虚假报账,文山州安监局副局长帮扶工作作风不实,普洱市民宗局不认真履行挂包帮扶责任,丽江市宁蒗县广电局党组书记、局长挂钩帮扶工作不严不实,相关责任人分别受到处分并通报。 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查处与通报并重,在严肃查处的基础上,通过各类媒体公开点名道姓通报曝光查处的形式主义问题,仅省纪委监委就通报了党的十九大以来查处的54起形式主义问题,放大了曝光的震慑效应,营造了浓厚的舆论氛围。 精准画像 深挖细查 通过梳理分析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受理信访举报和开展日常监督的情况发现,在当前工作中,基层普遍反映强烈的形式主义表现有:“不研究或拿不出本地区本部门抓落实的务实管用的方法措施,规避责任、转嫁任务,通过各种名目繁多的督查检查考核下压责任、把责任推卸给基层”“不注重统筹安排,不考虑工作实际,给基层抓落实的时间不够,工作刚安排部署就要求报告落实情况,任务才下达、工作还未见成效就开展督查检查考核……” 形式主义问题之所以难以根治,其“病根”在于有的领导干部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思想作祟,政绩观错位,责任心缺失。有的领导干部为了有面子、显政绩,还未研究政策,就迅速做出决策,他们热衷于“短平快”、搞“形象工程”,不重“做事”而重“作秀”,不求“造福一方”、但求“造势一时”。 在深入调研、总结经验的基础上,云南省纪委监委梳理了贯彻落实、服务群众、履职尽责、学风会风文风等5个方面27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聚焦突出问题,细化方案,因地制宜开展专项整治。 临沧市永德县原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段春柳,在担任崇岗乡党委书记期间,在该乡大落水村36户农户安居房建设过程中,履行职责不到位,工作推进不力,监管不到位,发生36户安居房建设停工一年多和部分农户房屋漏雨等问题,未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处置,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昭通市镇雄县在组织开展“比进度、看特色,比突破、看亮点”活动中,该县盐源镇党委、政府把敬天养殖场作为“两比两看”观摩点,但由于贷款资金尚未到位,引进100头黄牛的计划落空,养殖场实有存栏牛羊数并不多。为给观摩检查的领导留下好印象,敬天养殖场管理人郎学春以每天50元的租金租了10余头牛到养殖场,以增加现场观摩会的“效果”。时任盐源镇党委书记洪济、镇长周乐银和镇纪委书记王天武分别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重要领导责任,盐源镇党委、政府被责令分别向县委、县政府作出深刻书面检查,洪济、周乐银、王天武分别受到谈话诫勉问责处理。 红河州元阳县新街镇党委委员、宣传委员苏万学直接从网络上抄袭工作总结,作为新街镇党委2017年汇报材料向元阳县委巡察组汇报,受到通报问责,并在全县范围内通报。 保山市施甸县纪委监委精简整合了纪检监察系统的微信工作群,对全县各乡镇各部门的微信工作群进行全面排查,共精简整合100余个工作内容重复的工作群,撤销了12个“僵尸群”,帮助基层干部从微信群中“解绑”出来。 标本兼治 常抓不懈 形式主义问题具有反复性、隐蔽性,容易反弹、变异。整治形式主义,是一场攻坚战、持久战,必须坚持标本兼治,常抓不懈。 云南省委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从基层干部既深恶痛绝又深陷其中的“痛点”入手,明确28项具体措施,着力解决重“痕”不重“绩”、留“迹”不留“心”现象,切实推动“基层减负年”各项举措落地见效。 针对当前有的地方和单位以填表报数体现工作实绩、以文件落实文件、以开会代替责任落实,有的单位和党员领导干部作风不实,缺乏担当精神等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省纪委监委把整治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作为监督执纪问责的重要内容,面向全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印发《整治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的工作意见》,以3方面11项具体措施推动基层减负各项举措落地见效。 文山州制定了《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26条措施》,将落细落实“基层减负年”相关工作作为州委、州政府领导班子成员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派单内容,采取全面查找问题、重点调查研究、紧盯纠治整改、建立长效机制、强化监督问责等措施抓好集中整治。 红河州从严审批会议,严控会议规模规格,实行“多会合一”套开,通过使用“会议云”智能平台,参会人员只需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即可下载所有的文件汇编、汇报材料、交流发言等内容,大幅提高了工作效率。同时,建立州级专项工作机制,坚持“一月一统计、一月一调度、一月一整改”,按月督查考核精简情况,对共性问题及时研究解决,对苗头性、倾向性问题进行个别提醒,真正为干部“松绑”,让基层“有感”。 保山市进一步健全完善检查考核评价体系,规范检查考核工作程序和方式方法,为更加注重实绩划出“硬杠杠”:市直党群部门牵头考核的事项定量指标不少于30%,政府部门牵头考核的事项定量指标不少于70%,要求查阅台账资料的指标内容不得超过全部指标的三分之一。同时,加强督查检查考核结果的分析运用,严格按照“谁检查考核、谁督促整改”的要求,对发现的问题列出清单,跟踪问效,狠抓整改落实,确保减负不减质。 今年1至8月,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827起1295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561人。 “整治形式主义,必须坚持标本兼治、抓细抓常抓长,把基层干部从形式主义中解脱出来,让他们把时间、精力用在为群众办实事、做好事、谋福祉上,切实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云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冯志礼对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出安排。

纪检监察机关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以“实作风”“真功夫”推动脱贫攻坚 “台账如山”现象得到有效遏制,“填表式”帮扶、“游走式”扶贫、“留影式”入户、“卷宗式”总结等现象大大减少,这是当前很多基层扶贫干部的感受。中共中央办公厅今年3月发出《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针对扶贫领域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各地深入排查整治,推动脱贫攻坚取得实效。 各地纪委监委把整治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作为监督执纪问责的重要内容,云南省纪委监委以3方面11项具体措施推动基层减负各项举措落地见效,要求加大整治力度,对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紧盯不放,早发现、严惩治,对性质恶劣、情节严重、较为典型的问题,加大提级办理力度,严查快办、直查直办。目前该省排查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线索163个,正在核查处理中。福建省纪委监委把监督减负措施落地见效作为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巡察监督的重点,与正在开展的扶贫领域专项治理一体推进。江西省针对脱贫攻坚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强化日常监督,今年1至6月,全省共查处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673起962人。 在层层把关之下,62只羊竟然从7名工作人员眼皮底下变成462只。这是湖南省通报的一起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7名党员干部因此受到党纪政务处分。湖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虚假式”脱贫、“指标式”脱贫等问题。今年上半年,该省共查处扶贫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作风问题496起,给予党纪政务处分485人。今年6月,该省还专门出台解决扶贫领域形式主义突出问题十条措施,对减少填表报数、精简发文数量、减少会议频次、规范材料报送、优化考核评估、统筹督查检查、加强调查研究、强化资金监管、夯实精准基础、严控庆典活动等方面提出明确要求。为确保十条措施实施,该省健全了问责机制,切实为基层减负。 福建就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工作列出8方面26条措施,着力为基层干部减负松绑。省纪委监委建立健全为基层减负专项工作机制,从各级纪委书记做起,全面开展蹲点调研,建立委领导挂钩监督机制,着力解决过度留痕、调研不实等问题;压紧责任,推动党委扎实开展作风问题排查整改,督促省直机关对照省委26条举措,自上而下开展整治。该省德化县上涌镇扶贫干部李志清表示,“基层不必要的负担少了,和群众打交道的时间更多了。我们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怎么帮贫困户脱贫上了。” “现在的宁台村,厕所改好了、路灯装上了、群众关心的出村道路也硬化了。”“干部花架子少了,工作接地气了,与我们的距离也近了。”安徽省阜阳市的群众切身感受着今年以来干部作风的变化。该省以阜阳市脱贫攻坚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突出问题为反面教材,深入开展“以案示警、以案为戒、以案促改”活动。结合“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该省第一批参学单位党委对自身问题深入检视,细化制定问题、任务、责任、标准“四个清单”,共检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1131个,立行立改823个。 “刺梨排头,辣椒增收”“海花草蜂糖李紧跟后,经济增长不发愁”……贵州省都匀市在平浪镇召开脱贫攻坚“春风行动”暨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现场观摩会时,公路沿线、田间地头,拉起了一条条造势标语。对此,当地村民并不买账,对“应景作秀给领导看”的行为极为不满,并把问题反映到贵州省纪委监委。省纪委监委随即要求黔南州纪委监委展开调查。据办案人员介绍,包村干部及村“两委”成员在观摩点插旗子、挂横幅,共制作彩旗700面、横幅10条、宣传册160本,总计花费8.3万余元。最后,包括都匀市委副书记胡某、副市长郭某,平浪镇党委书记王某、镇长刘某在内的多人受到处理。

本文由365bet体育备用网址器发布于农业节目,转载请注明出处:检查考核负担少了落实工作时间多了,推动脱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